《CIIS研究报告》第19期:南高加索地区形势演变与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

CIIS | 作者: 邓浩、李自国 | 时间: 2018-10-22 | 责编: 丁端
字号:

?

内容摘要

?

南高加索地区位于欧亚大陆“十字路口”,隔黑海与欧洲相望,跨里海经中亚与中国相通,系里海和中亚地区油气资源重要战略过境通道,是贯通东西方的交通要道和连接亚欧的纽带。同时,该地区也是俄罗斯、伊朗、土耳其等强邻的缓冲地带,是阻滞中东地区极端主义思想向东蔓延的重要地区,具有重要的地缘战略意义。该地区包括阿塞拜疆、格鲁吉亚和亚美尼亚三国,其中阿塞拜疆面积8.66万平方公里,人口965万(2016年);格鲁吉亚面积6.97万平方公里,人口372万(2016);亚美尼亚面积2.98万平方公里,人口300万(2016年)。

南高三国独立以后主要经历了剧烈动荡、相对稳定和复杂多变三个阶段的发展变化,逐渐从混乱无序走向稳定发展,成功跻身为国际社会大家庭中的平等一员,并对欧亚大陆腹地形势和格局的演变产生着日益重要的作用。当前,南高国家政局总体保持稳定。各国执政当局均经受住选举考验,确保了政权稳定和政策的连续性。南高地区热点尤其是纳卡冲突有所激化,但在各方尤其是俄罗斯强力调停下均告平息,事态仍处可控状态。俄、美、欧等域外势力忙于应对乌克兰危机和“伊斯兰国”崛起以及伊核问题解决,也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地区紧张。从经济上看,各国仍在艰难前行,增长乏力。突出表现为经济增速下滑、外贸剧烈波动、货币贬值、通货膨胀压力不减等。但也不乏亮点,在推进经济多元化战略、扩大消费内需拉动作用、支持出口和进口替代等方面取得一定进展。各国外交在地区局势剧变下更加多元,格鲁吉亚步入“深度西化”,亚美尼亚倒向俄罗斯,阿塞拜疆既不“加盟入约”,也不加入欧亚经济联盟,更加独立自主。未来南高地区将朝着政治多元化的方向发展,日益民主化将是主流趋势。经济上各国走上振兴之路仍面临不少困难,资源型经济派生的严重依赖外部市场等顽疾短期内难以根本改观,多元化经济一时也难以真正建成,加之地区内部矛盾重重,相互关系错综复杂,南高国家要走出困境尚需时日。安全上将会日趋复杂多变,但总体上有利于这一地区保持稳定的积极因素仍然明显大于动荡因素,未来地区安全局势总体可控是基本面。

冷战结束后,南高以其显要的战略地位和丰富的能源资源吸引外部势力纷纷进入,形成群雄逐鹿之势,其中尤以美俄之间的博弈最为激烈,影响最大。以美俄竞逐为主线,独立以来外部势力在南高地区的竞争经过激烈角逐,各有所得,逐渐进入一个战略相持阶段。目前,俄罗斯在南高地区的影响有所上升,主要表现在通过吸纳亚美尼亚加入欧亚经济联盟,给美欧渗透以迎头痛击;力挺阿塞拜疆抗击美西方民主人权压力,并通过加大经济军事合作,使阿向俄有所回摆;积极迎合格鲁吉亚新政府改善对俄关系政策,恢复双方经贸往来和人文交流,对格关系解冻回暖。但美欧也并不逊色。通过接纳格鲁吉亚为欧盟联系国、给予其免签待遇、加强与格军事合作等举措,促格全面西化。同时,对阿塞拜疆和亚美尼亚一打一拉,与俄争夺丝毫不减。土耳其、伊朗也在发挥各自优势,抢占有利位置。从发展趋势上看,俄罗斯总体上将处于影响逐渐下降的过程,美欧的影响和作用将会呈现螺旋式上升的走势,土耳其、伊朗受各自局限仍很难扮演关键性角色,多极化将是未来地区战略格局的基本发展方向。

总体上,南高地区形势变迁有利于中国维护西部地区稳定和构济带建设。当前,南高地区国家经济形势普遍不佳。为摆脱困境,各国都采取了积极措施,如根据各自国情确定重点发展产业,实行进口替代等,力争经济尽快实现多元化。同时,各国都积极发展交通基础设施,希望发挥各自的区位优势,成为地区交通物流中心。以“五通”为核心的“一带一路”建设与各国存在诸多利益契合点,符合各国的战略诉求。南高三国均对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给予积极响应和支持,并已取得不少早期收获。在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的进程中,南高三国各有所长,互有优劣。在丝绸之路经济带框架下,中国与南高各国合作潜力巨大,空间广阔,前景看好。

?

下载全文

?

?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