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IS研究报告》第17期:“一带一路”倡议在南亚的机遇与风险

CIIS | 作者: 蓝建学、宁胜男 | 时间: 2018-10-22 | 责编: 丁端
字号:

?

?

?

?

?

内容摘要

南亚地区是中国“一带一路”倡议的交汇区和先行区,也是该倡议早期收获分布较为密集的地区。近年来,“一带一路”倡议逐步在南亚生根发芽,逐步形成了以中巴经济走廊、孟中印缅经济走廊、中尼跨喜马拉雅通道、中国与孟加拉国、斯里兰卡和马尔代夫的海上互联互通为四大载体,以港口、路桥、产业园区、政策沟通、民心相通为支撑的合作共建格局,成为新时期中国加深与南亚务实合作、打造两地利益共同体的主要抓手和重点方向。

中巴经济走廊建设进展顺利,进入全面实施阶段。双方明确了各领域优先推进项目清单,以走廊建设为中心,以瓜达尔港、交通基础设施、能源、产业投资合作等四大领域为重点,遵循“政府支持,市场运作”原则,打造“1+4”经济合作布局,并逐步向周边地区辐射。双方国家利益高度契合、高层政治意愿强烈、发展战略无缝对接等,也为走廊推进提供有利条件。同时,巴国内政治“极化”、境内暴恐势力活跃、外部力量干扰等,对走廊建设及运营的威胁不容忽视。

孟中印缅经济走廊框架下的联通项目有所进展,四国仍认可走廊的潜力和前景,但走廊整体建设远远落后于预期,并有无疾而终之风险。由于印度对中国“一带一路”总体倡议保持警惕和防范,并着手打造以印核心、避开中国的地区联通体系,所以印对孟中印缅经济走廊的态度趋向消极。此外,孟中印缅四国交界地区联通水平低下、多重非传统安全问题叠加、缅甸处于内外政策关键转型期、孟缅关系长期不睦、美日等域外大国干扰等因素,均增加推进走廊的难度与风险。

中国与尼泊尔在“一带一路”倡议框架内,加速贸易、交通、能源、电信合作等领域务实合作,强化两国之间物理连通,扩大尼对外交往的渠道与选择。尼方提出中印尼三国合作方案,希在中印之间扮演中转和桥梁角色,但印度对中尼关系发展保持警惕,掣肘中尼两国跨喜马拉雅通道建设。

“一带一路”倡议提出以来,孟加拉国方面积极回应并主动进行战略对接,中孟在贸易投资、工业园建设、产能转移、港口桥梁建设等方面达成诸多合作协议。中孟签署关于开展“一带一路”倡议下合作的谅解备忘录,成为中国与南亚地区签署的首个政府间共建“一带一路”合作文件,对中国与南亚区域合作具有标志性意义。中孟“一带一路”合作不时受到域内外大国干扰,未来或受孟社会激进化冲击。

中国与斯里兰卡在 21 世纪上丝绸之路”框架内合作,高度契合两国共同利益。双方在基础设施建设、产业合作、自贸区建设、旅游、人文交流等方面的合作迅速发展。两国在港口等大型基建方面的合作经短暂风波后重回正轨。中斯关系经历“肯定—否定—再肯定”螺旋升级。中斯“一带一路”框架下的合作遇到的挑战与地区大国的介入不无关系。

马尔代夫是古代海上丝绸之路的重要驿站,也是中国“21 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关键节点。中马签署了关于共同推进“21 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建设的谅解备忘录,在港口机场建设、改善马代岛屿间交通等方面达成重要合作项目,并就推动建设中马自贸区达成一致。与中国同其他南亚中小国家合作遇到的外部压力一样,中国与马代在“一带一路”框架下的互利合作也不时遭到域内大国的干扰。

总体而言,“一带一路”在南亚主要挑战包括:一是南亚地区有关国家政局不够稳定,政策可持续性不够;二是“三股势力”对有关项目构成一定的安全风险;三是南亚地区地缘政治博弈激烈,对“一带一路”倡议实施带来一定的不确定性;四是南亚项目实施面临一定的经营风险;五是反华势力的抹黑和干扰。

未来,中国在南亚推进“一带一路”倡议时,应充分预估风险,未雨绸缪,找准着力点。一是加强两地政治沟通,防范政治风险;二是践行共商、共建、共享原则,强化互利共赢;三是注重沟通域内大国,主动战略对接;四是加强沟通当地社区,重视风险评估,稳步推进项目。

?

报告全文

?

?

?

?

?

?

?

?

?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