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IS研究报告》第10期:“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的新进展与有关各方的战略考量

www.ciis.org.cn | 作者: 姜跃春 张梅 李晓玉 | 时间: 2018-10-22 | 责编: 欧阳
字号:

?

?

内容提要:

?

?

2008 年美国高调宣布介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Trans-Paci?c Partnership, TPP)”谈判以来,不仅使 TPP 规模迅速扩大,其影响力也迅速上升。

TPP 谈判进行至今,已经完成了二十多轮谈判。其谈判的主要内容包括约 29 章,涉及到货物贸易、原产地规则、贸易救济措施、卫生和植物卫生措施、技术性贸易壁垒、服务贸易、知识产权、政府采购和竞争政策等众多议题。TPP 的主要特点 :设立前所未有的高标准,试图建造国际贸易新规则 ;各成员国经济发展水平悬殊,参与谈判的诉求差别明显 ;美日两国是该协议中的两大主角,双边谈判成功与否成为掣肘 TPP 进展的关键因素,等等。经过近几年的谈判,TPP 已经在部分议题取得进展,但随着谈判的深入和成员国的增加,谈判逐步进入“深水区”,部分谈判的难点不断侵蚀 TPP 谈判所设定的目标,而谈判所设立的最终期限也被一再拖延。

美国高调介入 TPP 的主要考虑一是要分享亚洲新兴经济体高速增长的红利,借此打开亚太市场,实现“出口倍增计划”;二是要影响乃至主导亚太地区经济合作的发展方向。这是因为近年来亚太地区多种经济合作框架进展迅猛,并出现脱离美国倾向,美国面临被排挤出该地区的黯淡前景。三是“多哈回合谈判”陷入困境的背景下,美国深深感到,现有的世界贸易组织(World Trade Organization, WTO)协定背景下的国际经济秩序和规则已经越来越不利于美国经济的发展,美国通过 TPP 重新制定有利于西方经济的国际贸易新规,从

而维护美国在未来全球经济秩序中的主导地位。

日本加入 TPP 谈判的主要考虑是进一步强化日美同盟关系。东亚地区,中日关系因钓鱼岛撞船事件再次恶化,朝鲜半岛持续紧张的局面,导致日本非常欢迎美国“重返”亚洲,日本希望通过参加 TPP来表明支持美国的立场,借以修复因普天间基地搬迁问题造成的日美关系的裂痕,实现日美政治安全经济的全面捆绑。其次,有助于维持日本在亚太区域合作中的主导地位。随着中国经济不断崛起,中国在亚太区域合作中的影响力日趋上升,而日本在该地区的影响力“风光”大减。加入 TPP,美日两国自然而然成为该框架的主导者,既有利于在经济上保持对中国的优势,使中国的影响力受到制约,更有助于日本保持在亚太区域合作进程中的主导地位。最后,由于 TPP 乃超WTO 的地区间经济合作框架,也是高水准的 FTA,它将确立一种新的反映发达国家利益诉求的贸易体系的新规则。日希望在新规则谈判初期加入,以增加日本在国际规则制定中的发言权和影响力,以避免在未来国际贸易新秩序中陷入被动

东盟作为一个整体,往往能通过集体行动为成员国参与区域经济一体化带来更大的竞争力和话语权。但由于经济发展水平和利益诉求的差异,东盟成员也保持了单独参与区域经济合作的独立性和自主权。在参加 TPP 问题上,东盟成员国步调不一、态度千差万别,在可预见的时间里,很难以整体加入 TPP。因而东盟希望借助 RCEP 的合作框架,以增加东盟作为整体的凝聚力,应对 TPP 进展给东盟带来的冲击,进一步巩固它在东亚区域合作中的主导地位。

??TPP 作为美国统合亚太地区经济合作的工具,将对该地区现有合作框架产生强大冲击,同时,它作为美国对外经济战略之一,将对未来国际贸易新规则的制定发挥重要的引领作用,同时也将对未来国际贸易格局和世界经济秩序产生深远影响。

中国作为亚太经济大国,应该在未来亚太区域合作进程中发挥作用。历史经验证明,有关亚太地区任何形式的区域经济合作,如果没有中国的参与都难以取得健康发展,为此,中国应该在努力推进亚太自贸区建设的同时,密切关注 TPP 进展,加大力度深化国内体制改革,为将来参与亚太地区经济一体化进程创造条件。

?

报告全文

?

0